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泓佺的博客

人间正道是沧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普京怎样管媒体?  

2014-01-08 20:20:49|  分类: 时事解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(英)西蒙?库柏

1992年,我在莫斯科初识德克?绍尔(Derk Sauer),当时苏联刚解体不久。之前,我结识了英文报纸《莫斯科时报》(The Moscow Times)的一些记者,还经常去该报社设在一家丽笙(Radisson)酒店的办公室“串门”。坐在办公桌前,一起身便能在酒店客房淋浴,这种便利在当时的莫斯科还很少见。有一天,我遇见了报纸的创始人,他是一位小个子的荷兰人,戴着眼镜,站在朝气蓬勃的年轻员工中间,就像是童子军领队。

时至今日,绍尔还留在莫斯科。最近我拜访了他现在的办公室,它坐落在一座苏联时代的建筑中,不如丽笙那般豪华。但如今,他已是俄罗斯媒体大亨了。而且,他对俄罗斯有着精辟的观察,得益于他作为记者的犀利眼光、作为大亨的深广人脉和长期生活在俄罗斯的经历——他的儿子在俄罗斯学校上学。绍尔能够判断出,弗拉基米尔?普京(Vladimir Putin)总统会不会把俄罗斯和该国媒体带回勃列日涅夫(Brezhnev)时代?

绍尔年少时曾是毛主义者,后来成了战地记者,1989年来到莫斯科。尽管不会说俄语,他却一下子爱上这个国家,不愿离去。他和妻子爱伦?费尔贝克(Ellen Verbeek)将《花花公子》(Playboy)和《男士健康》(Men's Health)等西方刊物引入俄罗斯,还有《Vedomosti》(它是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参与的合资企业)等报纸。他们最成功的刊物《Russian Cosmopolitan》成为欧洲最热卖的时尚杂志,绍尔称它“改变了俄罗斯女性的世界观”。他仍然担任自己最初创立企业的董事长,该企业现名Sanoma Independent Media,掌握了俄罗斯杂志市场60%的市场份额。他同时还是俄罗斯商业新闻主要提供商RBK Media的总裁。(利益声明:绍尔旗下的荷兰出版社曾出版过我的一本书。)

去年,最近曾竞选总统的寡头米哈伊尔?普罗霍罗夫(Mikhail Prokhorov)说服绍尔掌舵RBK。绍尔坚持要求普罗霍罗夫不插手编辑工作:“我只跟他说过一次话,那次他问我愿不愿意接手。后来我们再也没交谈过。”

更严重的干涉威胁来自普京。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(Freedom House)上月得出结论,俄罗斯政府几乎“完全控制了电视、广播电台和纸媒”。总部位于法国的记者无疆界组织(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)称普京“奴役”媒体,还制作了普京竖起中指的海报。与此同时,俄罗斯勒瓦达中心(Levada Center)近期一项调查显示,勃列日涅夫是俄罗斯人气最高的20世纪领导人。列宁(Lenin)排名第二,而改革家米哈伊尔?戈尔巴乔夫(Mikhail Gorbachev)排在末位。

但绍尔认为,普京的媒体管控模式与勃列日涅夫不同。“普京参照的是贝卢斯科尼(Berlusconi)。他俩私交甚密并非无缘无故。他们明白,如果你控制了主要电视台,利用它们进行宣传,你就能搞定很多事。”在意大利剧作家达里奥?福(Dario Fo)创作的一部话剧中,普京的大脑被移植到贝卢斯科尼身上,但绍尔认为,现实更像是贝卢斯科尼的大脑被移植到普京身上。绍尔表示,俄罗斯的配方是意大利的电视、中国的政治,再“加点石油”。

电视是普京的重点控制对象。与斯大林(Stalin)和勃列日涅夫不同,他明白自己不需要完全控制媒体。绍尔表示,俄罗斯政府不干涉他的网站和报纸。“我们没发现任何变化。没有人给我们打电话,没有人给我们施压,什么都没有。”俄罗斯人对互联网的使用激增,但绍尔说:“身处媒体圈,我们都以为改变将发生得非常迅速。但事实上大多数人仍通过收看电视了解新闻。”不仅在俄罗斯(这个比例达到80%)是这样,即使在美国也是如此。俄罗斯报业规模相对微小:销量超过10万份(俄罗斯人口的不到0.1%)的报纸寥寥无几。

绍尔曾在2005年告诉我:“俄罗斯的有趣之处在于,消息灵通者拥有完全的新闻自由,而消息不灵通者毫无新闻自由。消息灵通者是《Vedomosti》和《Kommersant》等报纸的读者,这些人无论如何都知道很多事,因为他们还收看卫星电视和上网。因此压制我们是毫无意义的,那只会招致不满和国际上的批评。”此外,允许一些批评的声音存在,只会让普京的电视宣传更加可信。

因此,莫斯科的中产阶级得以拥有一定范围内的思想自由。这些人不会奋起推翻普京。绍尔说:“这里绝不可能发生‘阿拉伯之春’。大量年轻人失业是革命的前提,但这里没有失业。俄罗斯的年轻人很少,他们五分钟就能获得一份工作。他们没有时间在解放广场静坐,他们早上要去上班。只有一件事有可能改变现状:油价崩盘。”

绍尔将自己在莫斯科的时光分为三个阶段。在最初的七到八年,他看到的是“无限的乐观”。后来是“无限的消费”。

“现在则是看透一切的时代。有点钱的人都离开了俄罗斯。我们所在的富人区有一半无人居住。没法出国的人试图与政府保持距离,做自己的事。”

绍尔本人似乎已跟俄罗斯结缘。他现年60岁,预计会像他的朋友、现年90岁的叛逃英国间谍乔治?布莱克(George Blake)那样在俄罗斯度过晚年。但前提是俄罗斯的贝卢斯科尼模式不会变成勃列日涅夫模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