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泓佺的博客

人间正道是沧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各国议会百态  

2013-03-17 16:19:50|  分类: 新闻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吵吵闹闹的各国议会 - 然者 - 窦洪权的博客

 

吵吵闹闹的各国议会 - 然者 - 窦洪权的博客

 

吵吵闹闹的各国议会 - 然者 - 窦洪权的博客

 

吵吵闹闹的各国议会 - 然者 - 窦洪权的博客
吵吵闹闹的各国议会 - 然者 - 窦洪权的博客
 
吵吵闹闹的各国议会 - 然者 - 窦洪权的博客
 
吵吵闹闹的各国议会 - 然者 - 窦洪权的博客
  
吵吵闹闹的各国议会 - 然者 - 窦洪权的博客
 
 
     黄顺兴,(1923.03.12-2002.03.05),台湾省彰化县人,无党籍,是一位农业专家。1950年代投入台湾民主运动,在国民党戒严期间,他通过竞选,三任台东县议会议员、两任台湾立法委员,因敢于直言得名“黄大炮”。1985年,他利用到美国探亲的机会赴中国大陆旅行,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延揽为全国人大代表,并当选人大常委会委员。
     1988年3月28日,七届人大全体会议上,黄顺兴反对89岁的周谷城担任主任委员。他讲了反对的理由:“主任委员周谷城先生学问很高,我非常钦佩,但他89岁了,这么大岁数的人,不应该再辛劳他了。难道就没有年轻人为国家做事?”发言完毕,全场响起热烈掌声。虽然周谷城还是当选了,但这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历史上首次出现反对的声音。黄顺兴还提议设立代表秘密投票处。因为投票的代表座位挨得很近,投票的结果邻座都能看到,侵犯了代表的权利。他的建议立即被采纳。

敢于说不的台湾代表黄顺兴 - 方言三代 - 方言三代
七届人大全体会议上,黄顺兴反对89岁的周谷城担任主任委员

     在人大常委会,黄顺兴还提议,允许记者进入大会会场采访。他说:“人大号称最高权力机关,类似现代国家的国会,国会怎么可以不许记者进会采访?国会讨论的情况怎么可以不马上传播出去与大众见面?外面的意见怎么可以不迅速返回来?如果这些都没有,怎么能具代表性?要建立这样一个循环,媒体记者是少不了的。世界上无论那个国家,包括独裁的蒋介石政府都有,为什么人民民主的共和国反而没有?”当时人大委员长是万里,接受了他的意见,开放了记者室。
     有一个记者问黄顺兴,可不可以谈一谈。黄问,是不是采访,能不能报导? 记者说,不能,发稿还是大会统一。黄说,如果这样,我没有必要和你谈,咱们只做朋友好不好。记者说,我和你谈的,虽然不能公开发表,但我可以写“内参”。黄问,“内参”是什么?记者说,那可重要了,头头们看的,别人想看都看不到。黄说:“我是人民,人民是最高的,为人民服务,重要的是外参,而不是内参。对不起,我不接受这种采访。”
     1989年3月的全国人代大会上,黄顺兴为深圳经济特区的授权法案(授予深圳立法权,而广东省还没有)明显违宪而开炮,这在大陆人代大会是一个空前的出格举动。
     1990年,黄顺兴发起成立「中国环境保护促进会」,但一直未被批准,国家环保局拒绝的理由是已有「中国环境科学学会」、「中国环保工业协会」;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规定在同一行政区域内不得重复成立相同或类似的社团。虽然他提出申辩,促进会与学会、协会性质不同,但终于未能获淮成立。 


敢于说不的台湾代表黄顺兴 - 方言三代 - 方言三代
三峡工程行表决时,黄顺兴要求即席发言

      在1992年3月全国七届人大第五次会议上,人大表决三峡工程提案的时候,黄顺兴要求发言,事前向大会秘书处登了记,准备好重要的发言材料。当时,黄顺兴胸腔里装着心脏起搏器,情绪激动是很危险的,于是提前三分钟喷药,可管半小时。“表决开始,我登记了的发言没有被安排。我在座位上举起手,要求即席发言,但主席不予理睬。我还是站了起来,下定决心发表自己的意见。这时,突然听到台湾记者喊:没有声音了!没有声音了!一开始我还没有反映过来,后来才明白,原来整个会议大厅的音响系统,一刹那间统统切断,就只剩下主席面前的一个麦克风还工作。你堂堂一个人大,怎么敢这样?将电源关闭,动用技术手段来压制代表行使权利。”于是,黄顺兴等25名代表以退场、不按表决器表示抗议。黄说:“大水又不会淹到我台湾去.我是站在全国人民的立场上的。”于是愤而退席,离开座位,走到休息厅,当场把材料散发给记者们,同时做了补充说明,等于开了一次记者招待会。
     有记者问:“这人大常委,你明年还想干吗?”
     黄顺兴说:“怎么干!?我现在就不想干了!”
     第二年,黄顺兴即辞去全国人大常委职务。后来接受采访时他说:“我也想不通。一届政府,一个代表国家最高权力的人民代表大会,而且还在全国、全世界的瞩目之下,为封锁一个代表的发言,怎么到了不惜公然违宪的程度。我想,可能有那么一批人,已经头脑发热到三峡工程非通过不行、就怕我的发言给这通过造成哪怕一点点干扰的程度。我又想,动机如果纯正,为了国家人民,听听大家意见,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有必要这样嘛! 更况且,学者们提到的不过是方方面面的技术问题,你如果在这方面有把握,为什么不敢让人家说呢?”
     “就我个人而言,我是灰心了。凭我一个人,就是再干50年,还是这样。我个人再努力,碰来碰去,全碰在体制问题上,而这样的问题,不是一个人的努力解决得了的。我觉得不该再在这里耽误下去。我今年70岁,也该从公务生活上退下来了。本想等到满届,也就是今年,再顺理成章地退。现在提前说出去,也并不仅仅是气愤。”
     与从未投反对票的活化石、从不添乱的戏子相比,来自台湾的黄顺兴可谓水土不服。前者不过是一些〝貌似纯朴憨厚,骨子里是没有正义、泯灭良知的狡猾精明〞之人,仅凭手中那张有名无实的选票,成为任意揉捏的“橡皮图章”,以不作为的方式、盲目的赞美参与分赃,并从赃物中分得极其可观的一份。而黄顺兴作为一名人民代表,有意将台湾的民主经验早一步扩展到几乎封闭的大陆社会,于是积极参政议政,建言献策,敢于说出真心话,敢于表示反对意见。黄顺兴爱国爱民,是非分明,刚正不阿,为民主事业坚决果敢斗争的精神,必将流芳百世,永远活在人民心中。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